当前位置:党史学习教育 > 学习资料

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|江西于都:长征,从这里集结出发

2021/04/14 党史学习教育

来源:赣州学习平台

作者:蔡超然

1934年10月,由于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,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主力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,从江西的瑞金、于都和福建的宁化、长汀等地出发开始长征。长征不仅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,而且铸就了举世闻名的长征精神。

中央主力红军为什么要离开中央苏区?为什么要长征?长征是什么时候决定和开始的?日前,记者来到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,从纪念馆党支部书记管冬梅、副馆长张小平的讲述中,寻访红军的红色足迹。

中革军委、中央政府机关及毛泽东等领导渡于都河旧址——县城东门渡口

中央主力红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

管冬梅介绍,1933年9月,经过多方面准备,蒋介石亲任总司令,调集100万兵力、200架飞机,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规模空前的第五次“围剿”。

由于党内“左”倾错误领导,排斥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正确路线,坚持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,放弃了历次反“围剿”作战中运用的“诱敌深入”运动战略战术。1934年4月至5月,中央根据地的北大门广昌、南大门会昌筠门岭及福建建宁等先后失守,中央根据地南北门户大开。至当年9月底,中央根据地日益缩小,中央红军在苏区内粉碎敌人第五次“围剿”的希望很小,只能突围转移。

来到当年红三军团集结休整旧址于都县车溪乡车溪圩,张小平表示,1933年11月,毛泽东向临时中央建议,以中央红军主力突破敌人的围攻,突进到以浙江为中心的苏浙皖赣苏区去,将战略防御转变为战略进攻,威胁敌之根本重地,向广大无堡垒地带寻求作战。但博古等害怕丢失中央苏区,不敢实行向敌人后方打出去的方针,拒绝采纳毛泽东等人的意见,要红军继续在内线作战。

1934年4月中下旬,国民党军队集中力量进攻广昌。毛泽东和张闻天都不主张进行广昌保卫战,但李德不采纳他们的正确意见。参加保卫战的红一、三军团和红五军团第十三师等部英勇奋战,坚守阵地,付出很大牺牲。面对如此危险局面,中央主力红军只有突围转移。

中央主力红军突围转移的决策和秘密准备

1934年5月下旬,博古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,会议决定中央主力红军撤离中央苏区,进行战略转移,并将这个决定电告共产国际。当年6月25日,共产国际复电中共中央,同意中央主力红军突围转移的决定。随后,中央成立了由博古、李德、周恩来组成的最高决策机构“三人团”。同时,开始了秘密准备工作。

张小平介绍,为做好战略转移的准备工作,1934年中央苏区做出一系列部署——

扩大红军方面:5月14日,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出通知,要求在3个月内扩员红军5万名。到6月30日止,中央苏区实际完成6.22万名。从5月至9月底,中央苏区共扩员红军8万余人,红一、三、五、八、九军团在突围转移前夕,都分别补充了数千名新战士。

军事部署方面:面对国民党军六路进攻,红军部队浴血苦战,为中央主力红军突围转移争取时间,彭德怀、杨尚昆指挥红三军团在红五军团和红一军团配合下,在广昌顽强狙击敌人,给敌人以重创,自己也伤亡4000多人。中革军委于7月上旬,决定由寻淮洲、乐少华、粟裕领导的红七军团组建北上抗日先遣队,减轻国民党兵力对苏区的压力。7月下旬,命令萧克、王震领导的红六军团退出湘赣苏区,向湖南中部推进,为中央红军主力实施战略转移探路。

筹集粮款方面:六七月间,中央苏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筹粮筹款活动,苏区人民勒紧裤带,节衣缩食,积极完成党和政府交给的粮食收集借谷任务,还捐钱捐物,支援红军。短短半年时间,捐献稻谷84万担、被毯2万床、棉花4.3万公斤、布鞋5万双、草鞋20万双和军费150万元等。

组织方面:7月底,以于都为中心成立赣南省,便于中央红军主力在于都集结休整,征集人员、物资开展游击战争,掩护中央红军主力突围转移。10月,中共中央、中央政府决定,为掩护红军主力战略转移,在瑞金成立以项英为领导的中央分局和以陈毅、梁柏台为正、副主任的中央政府办事处,继续领导留在南方各根据地的红军和游击队坚持斗争。

舆论方面:9月29日,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在《红色中华》报发表了《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》的署名社论。10月3日,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在《红色中华》报联合发表《告全苏区民众书》,号召开展群众游击战争,保卫苏维埃政权,拉开了红军主力突围转移的序幕。

统一战线方面: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利用国民党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与蒋介石之间的矛盾,派出何长工、潘汉年与陈济棠派出的代表在寻乌县罗塘镇举行秘密谈判,并达成五项协议:同盟停战、取消敌对局面;解除封锁、互相通商;互通情报、设有线电话(器材由陈济棠负责);红军可以在粤北设后方医院;可以互相借道,各方根据现在战线向后撤退10公里。

1934年9月,最高“三人团”制定了中央红军主力向湘西突围转移的行动计划,沿着红六军团的进军路线,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合。

10月7日开始,中革军委分别电令各军团,要求各部队依令行动,开赴于都集结,进行休整补充。10月9日,中革军委下发《野战军10月10日至20日行动日程表》,具体规定了军委纵队、中央纵队和红一、三、五、八、九军团逐日任务及红军驻地路线、地域。

接到中革军委电令后,红一、三、五、八军团和军委纵队、中央纵队分别于10月11日至18日到达于都集结地域休整补充。

由军团长罗炳辉、政委蔡树藩率领的红九军团,则于10月11日到达会昌珠兰埠地域集结休整。

中央红军在于都县境内集结休整后,部队以一、三军团为左右前锋,八、九军团两翼掩护,军委、中央纵队在中间,五军团殿后,共计8.68万人,从1934年10月16日傍晚开始陆续渡过于都河。10月21日,中央红军对国民党军设置的道封锁线发起反攻,25日渡过信丰河继续长征。

站在于都河畔,管冬梅介绍,于都河是中央红军长征要渡过的条大河。于都人民大力支援红军架桥渡河。为防止过早暴露目标和红军行动意图,架设浮桥都在每天傍晚5时后进行。在红军渡河的4天时间里,每到傍晚,群众便纷纷走向架桥工地,有的打火把,有的送水送饭,还有的直接参加架桥。红军渡河后,要在次日早上7时前把浮桥拆除,傍晚5时后又重新架桥。据统计,军民在于都县30公里的河段上共架桥15次。为帮助红军架设浮桥,沿河两岸的于都人民把家中所有可用材料都贡献出来了,有的群众还拆下了门板和床板。有位年逾古稀的曾大爷,在将家中全部材料献完后,又亲自把自己的一副寿材搬到了架桥工地。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得知此事后,感慨地说:“于都人民真好,苏区人民真亲!”

红五军团军团部集结旧址——罗坳镇步前村陈屋

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伟大远征

管冬梅表示,有一组数据可以充分说明长征是伟大的壮举、伟大的转折。在长征途中,红军将士跨越了近百条江河,翻越了40余座高山险峰,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,穿越了极为危险的茫茫草地。面对国民党上百万军队的围追堵截,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将士,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气,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大踏步进退,穿插迂回,斩关夺隘,顽强拼搏,以鲜血和生命闯出一条胜利之路。血战湘江、强渡乌江、四渡赤水河、巧渡金沙江、强渡大渡河、飞夺泸定桥、攻占腊子口、鏖战独树镇、伏击袁家沟口、激战嘉陵江、勇克包座、转战乌蒙山、抢渡普渡河,纵横赣湘鄂川黔滇等10余个省,进行重要战役战斗600余次,终于胜利到达陕北。

来到长征前夕毛泽东同志在于都居住过的位于县城北门外的何屋,张小平介绍,长征期间,毛泽东同志高超非凡的领导指挥艺术、红军的机智勇敢,可以在方强将军撰写的回忆录《红军战士话当年》一书中得到充分印证。方强同志是开国中将,是第五次反“围剿”期间驻守中央苏区南大门会昌筠门岭一带的红军22师政治委员。在会昌战斗期间,曾得到前来巡查的毛泽东亲自指导,并迅速稳定了中央苏区南方局势。

方强将军在书中回忆:1935年4月中旬,红军以高度的机动性,声东击西,南渡乌江后佯攻贵阳,直逼昆明,以迷惑、调动敌军撤离金沙江防线,为我军顺利渡过金沙江开辟道路。4月26日,当红军进入云南逼近昆明时,城内因守军薄弱,一片混乱。蒋介石急忙调动70个团的兵力向红军扑来,而金沙江两岸的敌军却非常空虚。中央军委于4月29日果断地向红军下达了强渡金沙江的命令。

5月2日,中央军委命令指定:红军总司令部总参谋长刘伯承为先遣司令,率干部团“于4日上午到皎平渡架桥”。皎平渡位于云贵两省的交界处,是金沙江重要战略渡口之一。

抢占渡口成功后,又乘夜色智取了北岸敌人的厘金局,干部团先遣营控制了南北两岸的渡口,随后又找到5艘木船,总共7艘船,为全军在此渡江创造了有利条件,从而打破了敌人在金沙江北岸的整个防御体系。

根据侦察员的报告,一支川军部队正在向通安州开进,先头部队可能已经到达,企图逼近皎平渡,阻挡我红军主力渡江。

据俘虏供称:敌军是川军的一个旅,共两个团和一个迫击炮连。在敌我兵力过于悬殊,敌人又居高临下,占着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势的情况下,团指挥所当机立断,命令第二营在正面佯攻,一、三营从敌右侧包抄迂回,向敌左侧发起猛攻。周士第参谋长和方强率领干部团的侦察排出击,歼灭了数倍于我的守敌。

胜利夺取通安州,保证了中央红军主力顺利渡过金沙江,我军跳出了数十万敌人围追堵截的包围圈。